我酿在酒里的肋骨呢?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夹着烟的手指微微蜷曲
抽着烟和冷气
我轻轻告诉自己
还有很多事

需要你独自慢慢去学会

我发觉我最擅长做的就是
一份感情看不到希望了,那就破罐子破摔直接毁掉

我痛恨自己思想保守

我厌恶世界太过风骚

无论身在何时,何处,何样的感情中
分寸真的重要

我喜欢你呀

日子在极大的疼痛之后开始变得明朗
第几个深秋 第几个蜕茧的我
回想过去压抑无比的沉重与矛盾
现在越发能云淡风轻地平整折叠摆放在心里

我的孤独感没有丝毫减弱
即便日子久了
总会遇到经历相似的同类
即便我越发欢快外向起来
不再像从前一样沉默在低调的角落
即便我的地位有了质的变化
不再担心被欺侮被冷场

可是孤独
会在不经意间溢出临界值
像寒冬里手被冻到开始发热的胀痛
像久到伪装长进了骨肉再也抓不破假象
风起云涌地平淡着
声泪俱下地微笑着
失落冷寂地热烈着

越是久了,我越是明白
大概这是人间常态

最近身体真的太不好了...窒息 想死

此时我终于明白,人的困惑与烦恼是无穷无尽的。
无论我处在哪种境况下,艰难的,舒适的,甘甜的,辛辣的,都会延伸出很多我预想出的状况,带来或忧伤,或幸福的烦恼。
我总是迫不及待地开口与人倾诉时下的心情,话说太透,心里笃定又纷乱。像是机器人,一定要定时汇报心中全部所想做个存档。
我开始期盼,渴望一段真正的爱情。我不想再如此的保守下去,枯竭下去,抵抗下去。有感觉的人其实回头看来早就入我心,只是我太过慢热,察觉的太晚,身份太不可能。
没有绝望之说,只是疲惫多添一层。我觉得我老了。心。
我早就分不清我在做什么了。没想过未来,只作乐于现在。在痛苦来临前选择死亡这样赖皮的想法冒了出来。
虚假的臆想的正常的那个我又告诉自己...

我竟然是走浪漫主义路线的。

你他妈
行不行。
别逼逼
像个人。

© 我酿在酒里的肋骨呢? | Powered by LOFTER